语言文字专家认读繁体字主要是少数专家的事

“认读繁体字,主要是少数专家的事”

——对话《语言文字周报》执行主编杨林成

忙碌把时光缩短,苦难把岁月拉长。

你们的温暖,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

问:您认为,这种提议“由简回繁”,在当今时代是否行得通?

我们的客户和供应商们,在这个至暗时刻,选择了给予我们更多的信任、支持和等待,这当然也成为我们更加努力的动力。

本无意流连,却困顿此间,斗转星移竟已一年。

答:繁体字难写,是毋庸置疑的。让繁体字取代简化字,从现实来看,既无必要,也无可能。简化字在大陆推行已有60多年,作为国家法定的规范用字根深蒂固。试问,今天60岁以下的人,有几个是能运用繁体字读写的?一些提倡繁体字的人辩驳说,繁体字字形中蕴藏着汉字的造字理据与文化意味,比简化字更适合于教学传授。对此,王力先生在1938年就曾讽刺说:“他们所谓识字的秘诀,是教我们研究古义,以便了解意符,研究古音,以便了解音符。这些乃是文字学家终身的事业,却轻轻放在大众的肩上!文字学家所谓‘秘诀’,等于教饥民‘食肉糜’!

答:2019年两会期间,又有全国政协委员提议学校开展繁体字教育。“建议有关语言文字部门充分调查、深入研究,适时恢复使用繁体字并保留简化字书写简便的成果,至少做到‘识繁写简’和‘用简识繁’,以消除诸多弊端。”这种声音其实自1950年代简化字方案实施以来从未断绝过,主张恢复繁体字的人中,甚至不乏像王元化先生一样的名流宿儒。他们以为,繁体字是中国文化根脉,用简体取代繁体,不利于民族文化的传承。

亲爱的你们,这些温暖都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!

问:新中国成立后推行了60多年简化字,为什么突然会遭遇“争议”呢?

华为的同事们在心声社区上一次又一次地留言,任何一个关于我的消息,都能筑起高楼。

问:繁体字比较难写,也难认。是不是从这个意义上说,现在没必要让繁体字重新回归主流的教学或日常语文生活?

问:现在港澳台地区,及国外其他一些华人地区还是比较多地用繁体汉字。那么,简化字是不是会阻碍我们的国际交流与交往呢?

冬天的脚步近了,万山红遍、层林尽染,自然之美映入眼帘。

灯,左“火”右“丁”,火是希望,丁是人本。有你们的地方,就有万家灯火,荧荧光芒是温暖,更是方向,总能在黑暗中给予我们信念的力量。

数千年的文字发展史启示我们,随着正体地位的丧失,繁体字必将逐渐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,就像甲骨文、篆书一样,认读繁体字也只是少数专家的事,与日常语文生活的关系将逐渐疏远。

从前的深圳,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每天的日程都是排得满满的,从一个目的地奔向另一个目的地,从一场会赶往另一场会。“早餐会”、“午餐会”、夜里总开的“夜总会”,已是华为人的标配。我总是觉得分身乏术,总是觉得时间那么的不够用,在一个时间段里平行地多任务处理,是唯一的解决方案,这也是每个华为员工的真实写照。从太平洋之东到大西洋之西,从北冰洋之北到南美南之南,都有我们忙碌的身影,都有我们努力的付出。也正因为这样,我从来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看看风景、读读时光。

每一时代的文字,都存在着正体与俗体,从字形上看,正体字的笔画比较繁复,俗体字则相对简易。二者既竞争又互补,不过结果总是俗体取代正体,成为新一时代的正体字。比如在秦朝,篆书是正体,一般用在比较庄重严肃的场合,而字形相对简易的隶书则是当时的俗体,原本是不登大雅之堂的。可是到了西汉,情形便迥然不同:隶书一跃而取得了正体的地位,篆书则退缩为历史文字,一般场合不再使用。同样,今天简化字,相对于繁体字来说,大多原本也是俗体字。20世纪初,随着封建社会的终结,一些有识之士提出“采用俗体字”“减省汉字笔画”的建议。经过长期的酝酿讨论,1950年代中期,我国的《汉字简化方案》公布实施。今天,国家推行简化字,是符合汉字自身发展的逻辑的。

这一年,经历了恐惧和痛苦,失望和无奈,煎熬和挣扎。

答:我个人认为恢复繁体字这条路,既与现行的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》的精神相违背,也是根本行不通的。汉字的历史,源远流长。往短里说,从殷商时期的甲骨文算起,一路风尘仆仆,汉字也已走过三千多年的灿烂历程。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汉字的形体一直处于不断的进化之中。国学大师王国维说过:“(汉字)自其变者观之,则文字殆无往而不变。”从古文字阶段的甲骨文、金文、篆书,到近代文字的隶书、楷书,不断地朝着易写易看、从简从俗的方向发展。和世界上其他文字一样,汉字发展的总的路径就是简化。从甲骨文到楷书,其象形、表意功能逐渐降低,抽象的符号化特征逐渐增强。

还有无数的网友们,常常在各种与华为相关的新闻下跟帖,有的温暖,有的坚定,有的绵长,有的精练,有的深情款款,有的质朴如兰,无不表达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,还有一如既往的关心。

这一年,学会了坚强承受,从容面对,不畏未知。

汉字的简化字,跟“繁体字”相对应,指同一汉字所具有的结构较简、笔画较少的字形。繁体字是楷书的一种形态,其表意功能与原始汉字相比,早已显著退化。提倡繁体字的人,如果想从汉字的形体去解读先民的文化密码,似乎应该主张学习更古老的甲骨文,而不是繁体字。委员们所谓的“繁体字是中国文化的根,知晓繁体字,就是知晓中国汉字的由来”云云,显然不是尊重常识的一种表现。

一年的光阴,慢慢地从指尖滑过;一年的陪伴,你们的温暖和鼓励一直在我心间。

这些点滴时刻,这些无数瞬间,总能带给我温暖,总能带给我力量,真心谢谢你们的陪伴常在,真心谢谢你们的温暖如春,这些都已汇成生命的记忆,都已聚成奋斗的力量。正是你们的一句话,你们的一份心,支持着我多读一本书,多上一堂课,不惧距离遥远,不畏前路泥泞,在不自由中寻找心灵的自由,在坎坷中品味生命的芳香。

孟晚舟,2019年12月1日于温哥华

2018年12月,加拿大当局应美方要求在温哥华逮捕了孟晚舟

每次庭审,法庭外都排起长长的队伍,大家的热情和支持一直暖在我的心头。

每次出庭,都给法庭的工作人员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,真心地道一声:“谢谢,给你们添麻烦了”。

汉字要不要简化?有没有必要恢复到繁体字?汉字教学过程中,要不要教现在的中小学生学习繁体字?受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、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指导,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等主办的《语言文字周报》,对这个问题做了深入调研。记者专访语言文字专家、该报执行主编杨林成编审。

当然,在这个国度,民众们的善良也令我难忘。枫叶岭女子矫正中心狱警和狱友的善良,让我熬过了最艰难的日子;法官宣布同意保释时,听众席上响起的掌声,让我禁不住泪如雨下;彻夜的大雪之后,保安公司的员工暖心地为我年迈的母亲扫出一条小径,让我们感受到了冬日的暖阳。

答:教育部日前对2019年两会上的《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》的答复,我完全赞同。学校教学应依法使用规范汉字;认读繁体字,主要是少数专家的事。目前,联合国的中文文件,用的也是简化字。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前,海外华人曾普遍使用繁体字。而随着国家的开放和国力的增强,简化字的传播范围正在迅速扩大。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,先后颁布的《简体字总表》,与中国的规范汉字完全一致。泰国于1983年底,同意所有的华文学校都可教学简体字,繁、简两种字体并用。尤其是近年来,随着经济的腾飞与国际地位的显著提升,世界范围内的中文热逐浪高涌。从2003年起,孔子学院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规模发展。面对现实,只有提供简单的、易于掌握的字体,才能有助于中华文化的传播。

我还听同事说,有外卖小哥在我们的外卖单上留言:“华为加油”、“华为努力”,寥寥几字足以让我们瞬间温暖。这些点点滴滴都支持着我们勇往直前。

现在,时间总是过得很慢,慢得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读完一本书,慢得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跟同事们讨论一件小小的事情,慢得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细细地完成一幅油画。